有一陣子我將這句話掛在MSN上鼓勵一些朋友。

也許我想表達的是,豬頭走到哪裡都是豬頭,亦或不論走到哪兒都會有豬頭,
所以除了小心豬頭外,當你遇到豬頭時,除了改變自己外,其他你是無能為力的。

我並沒有要針對特定的人事物,不過不管在怎樣的環境,都會自行形成一個小社會,
該存在的人種是一種都不會少,遇到好人是幸運,遇到壞人是正常。
拿我自己來說,過去的工作環境人種很多,尤其以貪婪人類居上位,權力慾望人類居次,
所以當進到現在的公司時,第一個感覺絕對是:「啊~這裡真是單純啊~~」
不過既然豬頭是天生的,那我怎麼可以把這種自然的不可抗力排除在這家公司外呢?
所以理所當然地,豬頭出現了,而且不只一頭。
 
如果說女人的天賦是嫉妒,那男人的天性一定就是鬥爭,
我看到公司的一些主管不停地角力著彼此的勢力,
不爭奪的人就看看熱鬧,一邊八卦著並加上自己的判斷與評語,最後變成流言在各部門流竄,
對我來說,很有趣,只要不妨礙我,it's all not my business。
 
目前因為資淺,鬥爭與角力的互相欺壓並不會到我身上來,
但火焰似乎也慢慢延燒到我部門,今天得知一位女同事要轉到我這組,只是並非出於自願,
大家周旋的結果似乎無法得到滿意的定論,不情願的仍是不情願,不想惹事的仍是一旁煽風點火,
於是乎,這個轉折點在我身上得到了解決,我答應接下那個工作,
不過就是將來我負責的廣宣工作不止大台北地區而已。
 
講正常是常需要出差,講難聽是做到麻煩又累人的工作,
但這些人就是這點奇怪,講好聽點當作去玩不行嗎?
把工作當工作才會做的痛苦,我想這些人可能除了一隻嘴巴外,就剩一副臭皮囊了,
不懂得用心看待生活,不會將自己與別人連結,
只想鬥爭、強出頭、賺很多錢、開名車、有權勢、當第一名........
依本人的獨到見解,我看這些人是活不了很久的,如果這種就是所謂的享樂,那還真的要趁早。
 
我仍是重申自己在事件中並沒有任何不滿的情緒在內,
我太隨性了,這種事情綁不住我,更不可能讓我動氣,
只是隨著年紀越大,發現除了火星人外,更不能忍受有豬頭人存在,
今天會報導這些豬頭,是下班前我才得知,女同事只是被豬頭人們拿來當作修理主管的藉口,
換句話說就是為了存心刁難我們部門,叫一個剛生產完的女同事與小孩分離,調成常需出差的工作,是這一點讓我怒不可遏。
 
在公司我還是新人,所以我半開玩笑地告訴主管們:『幸好你們目前是好人,不然我一定整死你們!』
他們只是笑了笑,因為大家都知道,他們深諳公司的生存法則,一點都不敢使壞,說不定也是因為他們認為,我不是真的會說到做到,畢竟我在他們眼中就是個小孩子,也許吧,畢竟他們也不曾見過被我修理過的公務人員們有多慘.........
 
今天主管給了我聖誕禮物,卡片上寫了謝謝我,他感覺到我的用心,並告訴我試用期絕對不是問題,我苦笑了一下,希望這不是我威脅來的。
 
事件我想是不會結束的,只是希望這些無謂的鬥爭可以慢慢平息,我的力量很小很小,不過我想我會努力從剝豬頭皮開始練起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皆無 的頭像
皆無

破帳簿好進步

皆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