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醉?誰酒醉?

不是我不是我,我還沒有喝掛過的紀錄,只是突然想到酒真是一個神奇到不行的東西。

上禮拜看到很久沒看的「あいのり」節目,雖不至於有斷層不能連接,但誰對誰有意思這我已經是完全狀況外了。節目看到有個女孩子叫三佳(年紀比我小,看起來卻大我五歲,暗暗得意中.....)就是她,就是這個女生,讓我想到酒的神奇,為什麼,因為三佳在前面一集還在意別的男生,但突然就又煞到另一個男人,下一集當中便借酒裝瘋把男生找出去問他有沒有在談戀愛,眼看好像一副快要告白的樣子,工作人員連忙出門干擾,將男生請回去,結果三佳這女人竟然在地上就大哭了起來。

製作單位為了增加這一段的娛樂性,還把她比喻成正在產卵的海龜,很毒,但挺貼切的。

當晚醉醺醺的不只三佳一人,男生也醉了,甚至大打出手,不過酒的神奇之處就在此了,男生喝酒後不是亂性就是打架鬧事(當然也有酒品很好的人,這種我比較中意~)在揮拳相向之後男人之間的感情似乎又堅固的些,對彼此也瞭解的些,但女人酒後便哭哭啼啼、吵鬧或者昏迷(此段感想針對節目),同樣是酒,但在不同人身上發作起來,效果真的差很多。

老實說,聽到有人酒後發瘋我就很火,不管男人女人,尤其以莫名其妙的咆哮與歇斯底里的哭泣為最無法忍受。
但似乎還有一點大眾也不是很認同,便是除了以上反應外酒後的醜態。

我曾有一個不是很熟的女性朋友,在跟一群也不是很熟的朋友酒過三巡之後,我見到一個似乎並不像平時見到的那個清純女生,明明不會喝,但人要她乾她便乾,我雖然也喝了不少,但總是神智清晰,那個女孩子則是全然醉得不像話。 

在那讓人受不了的聚會結束後,向來不沾酒的男性友人TK表示要送我回家,但也請我幫忙先把那個醉醺醺的女生給送回去,女孩說今晚想住大直親戚家,而我家在內湖,所以我幫忙送她也算是順路,但女孩此時開口跟TK要求能不能先送我離開再送她回去,她想醒一下酒,不過我們估量過來回車程,加上時間已經很晚,還是決定先往大直去。

到了女孩住處樓下TK請我顧車,他扶女生上樓去,但過幾分鐘後就見到兩人又一起下樓來,TK解釋說因為親戚不在家,女孩要晚歸又沒先知會一聲,現在就改送女生回到她租賃的宿舍去住。

嗯~這個部分就完全跟我無關了,那麻煩改先送本姑娘回家好嗎? 

我想喝醉酒一定很難受吧,在路上女孩不停發出呻吟聲,半路上,女孩突然大喊「停車!」,便馬上跳下車在路旁嘔吐了起來,我跟TK見狀連忙下車,只見TK一邊拍著她的背一邊跟她說話讓她保持清醒,我則跑去買了兩罐寶礦力。

吐過之後可能比較舒坦了吧,但老實說看到清純可人的女生酒醉嘔吐,實在對印象破壞力很強,TK將我送到家後我叮嚀他,有事千萬要打電話給我,只是想當然爾,躺上床的我是馬上就睡死了,根本聽不到電話響。
創作者介紹

破帳簿好進步

皆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